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公告与动态 > 业界动态
易纲:以改革促实际利率降低 存准率下调仍有空间
  • 发布时间:2019-03-11

昨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亮相北京梅地亚中心,就“金融改革与发展”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提问。

这是易纲第一次以人民银行行长的身份出席两会记者会。与他一同出席的,还有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副行长、国家外汇局局长潘功胜,副行长范一飞。

易纲指出,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人民银行将通过利率市场化改革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实际利率降低。同时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还有一定空间,但是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

在回答上证报记者提问时,潘功胜指出,扩大开放和管控风险,是今年债券市场工作的两项重点工作,人民银行争取做得比去年更好。人民银行要按照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管控好债券市场的违约强度,完善违约债券处置市场和违约债券的处置制度。

货币政策

——内涵未变以改革降实际利率

易纲表示,稳健的货币政策是一个内容丰富的政策取向,现在强调稳健货币政策,没有提中性,是表述更简洁,但是内涵没有变。

他解释,稳健货币政策要体现逆周期调节,总量上要松紧适度,今年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要与GDP名义增速相匹配。结构上要更加优化,进一步加强对小微和民营企业的支持。同时,还要兼顾内外平衡,中国经济已经深度融入世界,货币政策要兼顾国际和中国在全球经济关系中的地位。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到“降低实际利率水平”。“我们会非常努力以改革促进实际利率降低。”易纲表示,降低实际利率水平的问题,主要指的是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较高,其贷款利率包括无风险利率和风险溢价,解决贷款利率偏高主要是解决风险溢价较高的问题。

如何降低风险溢价?易纲指出,解决问题主要有两个途径:一是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改革来消除利率决定过程中的垄断性因素,更加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通过提高信息透明度,完善破产制度,提高法律执行效率,降低费率等措施,降低实际交易成本,使得风险溢价降低。

关于存款准备金率问题,易纲表示,存款准备金率会逐步形成比较清晰的“三档”框架,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二档,小型银行尤其是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通过逐步简化,使得存款准备金率有更加清晰透明的框架。

他还表示,目前我国银行的总存款准备金率是12%左右,在国际上处于中等水平,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在中国目前情况下,存款准备金率下调还有一定空间,但是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

债券市场

——扩大开放管控风险

“在债券市场工作中,扩大开放,管控风险,是我们2019年债券市场工作的两项重点工作,我们争取做得比去年更好。”潘功胜在回答上证报记者提问时指出。

潘功胜指出,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的确有所增加,但是违约企业的行业分布和区域分布是比较分散的,整个违约率也不高。截至去年年末,中国债券市场违约金额占整个市场比例是0.79%,而银行贷款的不良率是1.89%。

前几年中国债券市场被诟病较多的是存在严重的刚性兑付,投资者的风险偏好、价格不能得到有效的区分,所以妨碍了资源的有效配置。潘功胜称,现在债券市场出现一些违约是正常的现象,它有利于打破刚性兑付,纠正了债券市场的扭曲行为,有利于形成正常的投资文化、正常的价格,有利于债券市场资源配置。

潘功胜介绍,今年人民银行要按照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管控好债券市场的违约强度,完善违约债券处置市场和违约债券的处置制度。

关于债券市场开放,潘功胜介绍,截至去年年末,我国债券市场在全球债券市场规模中排在第三位。去年公司信用类债券占整个社会融资规模的比重是13%,成为仅次于信贷市场的第二大融资渠道。

过去两年中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的步伐较快。为了方便境外投资者在中国市场发行熊猫债和境外投资者投资交易中国的债券,我国完善了多项政策安排,包括投资渠道、税收、会计制度、资金汇兑、风险对冲等。目前彭博已经宣布,下月1日要把中国的债券市场纳入彭博的综合债券指数,其他一些债券指数的供应商如富时罗素也在积极评估。

“总体来说,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很快,但总体水平不高,未来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潘功胜指出,境外投资者持有中国的债券大概占比只有2.3%左右。

他介绍,在下一步工作中,债券市场的主要工作是继续稳妥推进对外开放,为境外投资者投资和交易中国的债券创造一个更加方便的良好市场环境,这里面会有很多具体举措。

汇率政策

——绝不把汇率作为贸易摩擦工具

汇率是昨日发布会最受关注的问题。易纲表示,中美在刚结束的第七轮贸易磋商谈判中,确实就汇率问题进行了讨论,主要包括几方面内容:第一,讨论了如何尊重对方货币当局的货币政策自主权;第二,双方都应坚持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的原则;第三,讨论了双方应该遵守历次G20峰会的承诺,包括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就外汇市场保持密切沟通;第四,讨论了双方都应该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透明度标准来承诺披露数据等。

“双方在许多关键和重要问题上达成共识。”易纲表示。他强调,中国绝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作为贸易摩擦的工具。

过去一年,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维持汇率稳定会不会影响货币政策?易纲解释,在过去这些年的实践中,中国比较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首先货币政策要以国内的经济形势和发展趋势为主来考虑,主要考虑价格和数量的变量,汇率在国内货币政策的考虑里是不占重要地位的。

易纲同时称,我国坚持市场供求为基础的汇率形成机制,中央银行已经基本退出了对汇率市场的日常干预,汇率市场的波动和一定程度上的弹性对经济有好处。弹性的汇率实际上对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调节起到了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汇率稳定不代表说汇率‘钉死了’不动,汇率必须要有弹性,有灵活的汇率形成机制,才能起到自动稳定器的作用。”易纲称。

据易纲介绍,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不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市场决定汇率,在整个汇率形成机制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市场的感觉、企业的感觉正越来越清晰,人民币朝着自由使用货币的方向在发展。”易纲表示。

上海证券报